• <s id="8argd"></s>

    <span id="8argd"><bdo id="8argd"></bdo></span>
    1. <del id="8argd"></del>
      <i id="8argd"><nav id="8argd"></nav></i>
      <s id="8argd"><track id="8argd"><output id="8argd"></output></track></s>

      <i id="8argd"></i>

      豆豆小说网 > 重生后,贵妃她人美路子野 > 第九十三章 谁冒头谁倒霉

      第九十三章 谁冒头谁倒霉

        屋里很安静,年素心的声音很娇很柔,语调却透着一丝委屈。她的眼睛很亮,眉眼微弯,清棱棱的目光能让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倒影。

        胤禛心跳如雷,别看他成婚十几载,又有这么多的女人,实际上他与这些人的相处很公式化,可以说是看似亲近,却从来没有说过,哪怕一句真心话。到了年素心这里,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规矩不再是规矩,距离不再是距离,甚至连冷漠也变成了柔情……可他就不懂为什么?

        明明他精明睿智又擅谋略,行事板正又规矩,偏偏一遇上眼前的人,心里就莫名地带上几分慌乱。

        他少有拒绝年素心的时候,她问他想不想第一个见到他们的孩子?

        他怎么会不想,可是很多事情并非他想就能达成,所以他得继续往上,只有坐上那个位置,他才能想心中之所想。

        “爷倒是想,可惜有些事却由不得爷做主。”

        年素心嘴里哼哼唧唧的,看似不满,实际上也知道胤禛所说不假。别说现在胤禛还不是皇帝,就算是,他那些个兄弟、世家,又岂是好收服的。

        胤禛很不喜这种无力感,就好似他被德妃拒养时,那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当真难受极了。

        等年素心睡下后,胤禛才回到书房,相较于以往,此时的他心烦意乱,脑子里全是年素心说的娇娇软软的话语,这让他的一颗心难以平静,最终只得提笔默写经书。

        他竭力平复自己的思绪,做出冷漠之色来,却架不住它要在脑海浮现。

        苏培盛站在一旁,嘴微微张大,看着主子爷那跟染房一样变色的脸,忍不住瞠目结舌。胤禛有多自制,别人不知道,他可是一清二楚,可年侧福晋入府之后,似乎他熟悉的主子爷似乎开始变得陌生了。

        次日,当胤祥过来的时候,看着坐在窗边发呆的胤禛,一脸莫名,刚想开口,就见胤禛嘴角一扬,竟勾勒出一丝笑意来,不由表情一怔,转头看向一旁的苏培盛,低声问道:“四哥这是怎么了?”

        苏培盛哪敢说,摇摇头道:“奴才不知,估计是有什么好消息吧!”

        胤祥闻言不由眯了眯眼,举步往前,却发现一向警醒的胤禛竟没察觉他过来,而是出神地望着窗外,他啧啧两声,不由伸手敲了敲书桌,出声道:“四哥,你这是在想什么呢,这般出神?”

        胤禛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并未回答,而是伸手拿过一旁的折子扔给他道:“这个你负责,等我从南边回来,你得办妥。”

        胤祥接过,打开看了之后,瞪着双眼扬声道:“四哥,你这是把弟弟当牲口呢?”

        自打一废太子后,胤祥就在康熙面前失了宠,别说像以前那样频繁伴驾,还在养蜂夹道关了大半年,若非胤禛暗地里照顾,他怕是早就没命了。正因为这样,胤祥抛开自己的小心思,一心一意扶持胤禛上位,可扶持归扶持,把人当牲口使唤,他就要抗议了。

        胤禛皱着眉,瞄了他一眼,低斥道:“活该!”

        胤祥噎住,他怎么就活该了?他就问了一句,算是关心,好不!他好冤枉的啊!

        胤禛压根不管他是不是在抗议,又陆续给了他几个折子,交代了他一些事情,“既然都已经管事了,那再多管一些也是应该的。”

        他不懂得安慰人,却知道这人一旦忙起来就没空想那些有的没的,且他能信任的人不多,胤祥算一个,而且他本身也有才干,他如何能将他置于一边。

        胤祥被胤禛这一系列的操作惊得张大了嘴,他刚才是在抗议,是在拒绝,可他的好四哥说什么,已经管事了,就多管一点……

        胤祥觉得他需要解释几句,他只是开玩笑,不是真想当牲口,“四哥,弟弟只有一个人!”

        “爷知道。”胤禛看着手中的折子,并不看他。

        胤祥被胤禛这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气得不轻,此时此刻,他忘了心中的不愤,丢了对康熙的依念,撸起袖子,全心全意开始为自己谋福利。可惜他气势比不过胤禛就算了,偏偏还没那个胆子翻脸,最终只得含泪败退。

        原本被年素心乱了心神的胤禛在胤祥这里找了一回存在感,心情顿时好了不少,毕竟距离他离京还有些日子,谁知道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

        自打康熙出巡之后,胤禛就忙着发展自己的势力,这次康熙和太子之间的冲突让他意识到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只能被动挨打。以康熙和太子的性子,甭管谁胜谁负,他都没好果子吃,他若是再不出手,以后怕是就没机会出手了。

        更何况胤祉和胤禩等人还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那都不是什么良善人,胤禛深知帝位的诱惑足以泯灭人性,他能保证自己给别人留条后路,却不能保证别人是不是给他留条后路,所以与其寄希望于别人,还不如拼上一把,万一……赢了呢!

        胤祥虽然因为胤禛的压榨行为在心中腹诽了他一堆,可胤禛有事相商,他依旧尽心尽力:“四哥,德妃娘娘那边你怎么办,眼下老十四得了八哥力捧,明显是为了那个位置,皇阿玛对他也颇为宠爱,我来是想问你,你对他是个什么想法,老十四是留还是去?”

        皇位只有一个,能坐上去的人也只有一个,只看怎么选择?

        胤祯志大才疏,并非最佳选择,胤禩他们选择扶他,目的很是有确,只是眼下皇阿玛和太子父子相斗,胤禛被两人夹在中间,动弹不得,老十四明摆着想踩着他上位,甚至不惜拿德妃作筏子。

        胤禛拿着折子的手顿了一下,淡声道:“暂时别动他。”

        先不说太子还没倒,就单说老八手中的势力,就不是他能对付的。

        老十四的性子根本经不住事,虽然不知道皇阿玛打着什么样的主意,但是以他对皇阿玛的了解,他对老十四可没有对太子那般的期望。

        如果没有一废太子,胤禛可能还会对康熙这个皇阿玛抱有期待,觉得君臣父子,父子在前,可惜连太子都成了皇阿玛手中的箭,他们这些并不算得宠的儿子,就只能是谁冒头谁倒霉。

        “你先盯着他,在皇阿玛没有处置太子之前,他不足为惧,且老八争了这么多年,如何愿意放弃这到手的一切,再说老九和老十,他们愿意向老八低头,不代表他们愿意向老十四低头。”胤禛隐忍这么多年,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他其实才是那个最了解局势的人,否则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得康熙看重,亦不可能瞒过胤禩等人。

        “你想办法跟老十四继续保持关系,适当的时候,把水搅浑,只要他们之间有隙嫌,我们才有可乘之机。”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