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8argd"></s>

    <span id="8argd"><bdo id="8argd"></bdo></span>
    1. <del id="8argd"></del>
      <i id="8argd"><nav id="8argd"></nav></i>
      <s id="8argd"><track id="8argd"><output id="8argd"></output></track></s>

      <i id="8argd"></i>

      豆豆小说网 > 我在东欧当倒爷 > 第348章 果真是个傻白甜

      第348章 果真是个傻白甜

        进了城,再搭乘公交车,将两百副手套送到了利民商场,时间已经快到了十二点钟。

        该吃午饭了。

        杨宁正在思考着基于自己的人设是否合适请楚依云吃上一碗兰州拉面时,却被楚依云连拉带拖,带去了路边一张石椅上。

        “我带了饭,咱们一块吃吧。”

        楚依云打开背包,依次取出了两张烙饼,一瓶凉白开,一盒腌咸菜。

        “中午将就一下吧,等晚上回到厂里,咱们再吃顿好的。”

        杨宁只觉得鼻子一酸,心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扎到了一般。

        “快吃吧,我妈腌的咸菜,可好吃了。”

        楚依云不由分说,拿了一张烙饼,塞到了杨宁手上。

        那一刻,杨宁的三观不由再次震颤。

        草草垫过了肚子,楚依云不肯休息,拉着杨宁就要去扫楼。

        “这会儿,公司白领刚吃过午饭,还没来得及午休,应该是扫写字楼的最佳时间段。”

        杨宁的反应却是纹丝不动。

        “依云,我认为你应该抓紧时间再去一趟那个叫K什么的公司,跟你说实话吧,这之前,我当过倒爷,跑过莫思柯市场,晓得那家叫K什么的公司实力有多强。

        只要她那位总经理被你的精诚所打动,随便扔给你一张订单,也足够你扫一个月的楼。”

        楚依云愣了下,随即无奈苦笑,道:

        “我该怎么跟你解释呢?

        刚才在车上,我就跟你说过,我去过那家公司,拜访过他们总经理好几次了。

        你说的没错,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们公司的魏总,好像真被我给打动了。

        可你知道吗?魏总被打动的表现并不是答应进咱们的手套,而是……”

        楚依云轻叹一声,拢了下头发,浅浅一笑,接道:

        “她说,她可以在她公司给我安排一个岗位,但手套,一双也不会进。

        我都拒绝了魏总,你现在再让我去找她,我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呢?”

        打发不了楚依云,那自己势必要随她一道去扫楼。

        而扫楼这种推销方式,搁在三年之前的他身上,倒是没多大问题。

        但,时过境迁,现如今他杨宁可是帝都商界中赫赫有名的一号人物,再去干扫楼这种活,那面子……

        实在是拉不下来啊!

        杨宁颇有些焦急。

        怎么才能在不露痕迹的前提下,让楚依云相信了自己呢?

        逍遥树的红色逍遥果,倒是能起到让对方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功效,但问题是,那玩意只对男人起作用,对女人完全无效。

        无奈之下,只能是胡乱忽悠。

        “依云,你听我说。

        医学有门课程叫医学心理学,虽然局限了点,但毕竟还属于心理学的范畴,所以,对正常人们的心理活动,我还是稍有研究的。”

        楚依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你要知道,那个叫K什么的公司,其待遇水平在帝都那可是一等一的高水平,并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进到那家公司工作的。

        而你,却拒绝了那个魏总的一片好意,你想知道,你的拒绝态度对那魏总意味着什么吗?”

        楚依云看向杨宁的好奇眼神多了几分求知欲。

        “折服!

        她会因你对咱们厂的忠诚而折服。

        或许当时她还反应不过来,但事后一定会有所感悟,说不定这会儿她正在后悔呢,后悔把话说得那么绝对。”

        楚依云流露出恍然之色,急切接道:

        “对哦,她一个大老总,肯定不好意思跟我主动联系,要不,我再去找找她?”

        杨宁切起了门牙。

        “这就对了嘛!

        把你包里的手套分给我一半,我去扫楼,你抓紧时间去趟君宁小镇,我有强烈的预感,你今天一定能收获到一张大订单。”

        五分钟后。

        杨宁看着楚依云匆匆离去的窈窕背影,不禁摇头轻笑。

        果真是个傻白甜。

        ……

        扫楼肯定是不会去扫的。

        先找家点补充一下这两天肚子里的亏空才要紧。

        路过一个电话亭时,杨宁先给张大志打了个电话。

        张大志开着红旗轿车匆匆赶来,来回兜了两圈,才在路边接到了吃饱喝足的杨宁。

        上了车,杨宁随即将一包手套丢到了后排座位上。

        “三十副羊皮手套,拿去给你的车队司机当福利。”

        张大志磕碜着脸回应道:

        “开车可戴不了羊皮手套……”

        话未说完,但见杨宁瞪起了眼来,张大志急急改口:

        “不过,不开车的时候倒是能用得着。”

        杨宁这才露出了笑容。

        “一副十五块,三十副四百五,给你抹个零,五百块得了。”

        张大志愤懑不平道:

        “抢钱啊?宁哥,哪有这样抹零的?”

        说归说,但张大志还是掏出了一沓百元大钞,递给了杨宁。

        杨宁也不客气,接过来直接踹进了兜里。

        前方大约五十米有一路口,张大志询问道:

        “宁哥,接下来准备哪儿去?”

        杨宁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曾经沧海难为水啊!

        就厂宿舍那种条件,搞得他几乎一夜没睡着。

        “找个舒服点的澡堂子,陪我泡个澡,再眯上一小觉,四点半钟,把我送到去大兴的客运站。”

        张大志向右侧并了道,同时感慨道:

        “宁哥,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呢?直接亮明了身份,什么样的妞能经得住你宁哥的魅力?”

        杨宁愠怒,斥道:

        “再敢胡说,信不信我让黄老大再拿电棍戳你个死去活来?”

        张大志回应以哈哈大笑。

        隔了两分钟。

        杨宁再道:

        “大志兄,问你个事,你老兄现如今在钢铁厂能说上几分话呀?”

        张大志扭头看了眼杨宁,捎带疑问回应道:

        “那得看是什么事了……宁哥,莫非你想倒腾点钢材不是?”

        杨宁笑道:

        “钢厂有啥好倒腾的?利润太薄,你宁哥看不上。

        我问你话的意思是想给那家劳保用品厂的劳保产品找点产品销路。”

        张大志先是一怔。

        “就这事?”

        随即在呵呵一笑。

        “小事一桩!

        不就是喝顿大酒的事情嘛,我今晚就约他们,你明天就可以组织送货。”

        杨宁轻松回道:

        “话别说得那么满,省得办不到脸疼。行吧,等你办妥了,给我发个信,说一声。”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