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8argd"></s>

    <span id="8argd"><bdo id="8argd"></bdo></span>
    1. <del id="8argd"></del>
      <i id="8argd"><nav id="8argd"></nav></i>
      <s id="8argd"><track id="8argd"><output id="8argd"></output></track></s>

      <i id="8argd"></i>

      豆豆小说网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265 惹不起,躲得起

      265 惹不起,躲得起

        目送李卫东离开,马卫东知道他和李卫东的单纯的同学关系从此没了,年龄大了,都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我认识你,就是想要从你这里得到点什么的思想会越来越严重。

        沈跃英回到家就和李承文说起在县里和副县长一起吃饭的事,李承文羡慕的不得了,不过又听说老于头的级别比县长还高,心里就一哆嗦。

        他虽然和三号院的老头老太太相处的很好,但是也有发生口角的时候,尤其是老于头说话太损太直接,俩人偶尔也拌嘴。

        现在知道人家比县长级别还高,赶紧找李卫东确认这事,弄得李卫东莫名其妙。

        “他退休前就是处长,按级别是比朱县长高一点,你怎么问起这个了?”

        “你说,像他们这么大的官了,是不是不会记仇,戏文里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他虽然不是宰相,怎么也是个官,肚量也应该不小吧?”

        李卫东终于知道原因了,心里想笑,但是面色表现的很严肃,说道:“你和他有什么过节,你俩这是臭了?”

        李承文看李卫东神情也吓了一跳,说道:“他不是爱下棋吗,但是又没人愿意和他下了,他就找我跟他下,我又不会!”

        “他说他教我,下了几盘,老于又不干了,开始埋汰我了,又嫌我玩的不好,你说这不是唬人吗,我不想学,他非得让我学,现在又凶我!”

        “我自然不能让着他,咱们俩就吵吵起来了,把他气得直接回家了,咱们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三天没出现在活动中心了!”

        李承文忧心忡忡,万一老头记仇,怨恨他,对付他倒是无所谓,对他儿子使坏就不好了。

        李卫东心道,老于同志的那棋品愿意和他下棋的人可真不多,愿意找李承文下棋估计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但是李承文估计水平有限,又和老于下不下一块去了。

        不过李卫东配合着刚才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道:“他可是大领导呢,咱们是惹不起,要不咱们走吧,去国外去港岛,惹不起还能躲不起吗?”

        李承文仔细看了一眼李卫东的脸色,就感觉不对,气不打一处来的骂道:“滚你妈蛋,熊玩意连老子都敢消遣,活得不耐烦了?”

        他一个老手艺人,起码的判断还是有的,就李卫东的这个表情,自己的儿子知根知底,也说不出来这样的话吧。

        这回轮到李卫东傻了,而且比较悲剧,被骂了一句,话都不敢说,更别说骂回去了,谁让这是他老子呢。

        不远处的丁原和谢明憋着笑,更不敢说啥了,要是别人这么骂他们老板,早上去大嘴巴子抽上了,但是现在这情况,连听都不能听了,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李卫东无奈地说道:“爹,咱们文明用语啊,骂我不就是骂你自己吗,让别人听了多不好?”

        李承文脖子一硬说道:“啥玩意就不文明了,老子骂自己的儿子碍着谁的事了!”

        李卫东一看麻溜的走了,这就是自己的亲爹了,不过不搭理总行了吧,这回真应了自己的那句,惹不起还躲不起,咱不一般见识。

        晚上李卫东要到村主任家里溜达一圈,说一说明年重新盖房子的事情,翻盖也是要报备的,更何况李卫东还不仅加盖,还要改变布局,至少也要把东西两边的配房盖起来。

        在这样冬季的晚上,如果没有什么紧要事,是没有人愿意出门的,就连放假了一向玩的热闹的孩子们也都窝在家里。

        晚上的月亮虽然不怎么亮,但是院前屋后的雪还没有融化,把夜晚照耀的很亮,李卫东也无需带着手电筒,提着两瓶酒这么徒步走着出门了。

        敲响村主任家的大门,院子里的狗汪汪叫着,不一会就听到打狗的声音,然后大门开了,开门的是村主任媳妇,一个和善的老太太。

        “卫东来了,快进来,外面天冷进来烤火!”

        李卫东拎着两瓶酒进了院子问道:“三奶奶,吃过晚饭了吧,我三爷爷在家吧?”

        老太太一边关门一边说道:“早吃过了,这天这么冷,下了阳就不能出门了,你三爷爷在家呢,正看电视,孩子爹,卫东来了。”

        李宗起听到李卫东的声音就站起身往外走了,正好迎到门口,说道:“你喊啥呢,这不是出来了,卫东来了,快进来,这天多冷呀!”

        进了屋才看到李卫东提着两瓶酒,不高兴地说道:“你这怎么还拿东西来,这是把我当成啥了,一会拿回去啊!”

        李卫东笑着说道:“你让我拿回去我就拿回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呀!”

        李宗起被李卫东这种耍无赖的话逗笑了,说道:“你呀你,现在看和你二叔家的卫兵一个性子,咱们祖上可没这样的!”

        屋里不大,一个小电视,一个煤炭炉子因为老太太添了一铲子碳,火苗向上冒出老高,也把李卫东身上的凉气驱逐了一些。

        两人围着炉子坐下,电视里放着一部经典的电视剧,老太太倒着茶还不忘瞅两眼,连说带唱的表演奠定了不老女神在国内的地位。

        李宗起捧着茶杯暖手,说道:“听说你回来了,想着有时间找你一趟呢,路修完了,不管怎么说花了多少钱也该给你说一下!”

        李卫东摆手道:“钱只要花对地方了就行,剩余的我就不管了,我今天来是想问一下,我家的房子想要翻盖一下的事!”

        李宗起纳闷地问道:“你家的房子不是前两年刚盖好吗,怎么又要翻盖?”

        “唉,家里的房子还是有些小了,都回来就没地方住了,我想着盖个二层楼,再起个东西配房,也好放粮食农具之类的,这宅基地够大不用换,但是面积得变了,这里面是不是需要什么手续?”

        “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县里是有这个规定,不过都是盖完后,咱们村里报上去就完了,还没有哪家像你这样提前报备的!”

        “那就行,我家的还有我爷爷家的也一起翻盖,打算明年开春就动工,这事就麻烦您了!”

        现在还没有后世那么严格,李卫东记得有段时间,要求的很严格,就是院子大一点都要交钱,当时李卫东家里的猪圈盖大了,还交了五块钱。

        一点钱的事,李卫东不愿意找那个麻烦,后补的手续怎么也没有提前办的经得起检查。

        李宗起说道:“行,这事我知道了,你画个大概的尺寸,我找人盖个章这事就成了,那个修路的账无论怎么样,你都要看一眼的,不然我们几个人心里也不踏实!”

        李卫东看人家都这么说了,就说道:“这有什么不踏实的,这两天我还在家里,有时间我看看,这样总行了吧!”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