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8argd"></s>

    <span id="8argd"><bdo id="8argd"></bdo></span>
    1. <del id="8argd"></del>
      <i id="8argd"><nav id="8argd"></nav></i>
      <s id="8argd"><track id="8argd"><output id="8argd"></output></track></s>

      <i id="8argd"></i>

      豆豆小说网 > 美漫大镖客 > 第082章 跟我斗,就这?

      第082章 跟我斗,就这?

        心灵之力的控制是无法永恒的,它并非从根源上改变一个人的思想,除非,洪非可以达到X教授的水平,直接封印或抹掉不想要的,同时凭空创造出不存在的。

        其实眼下的局面对洪非更加有利。

        如果赵海伦就此默不作声安静下来,装成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那洪非反而要担心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目前,赵海伦的行动无非两种。

        离开这里,远离这个带着危险的地方,如果是这样,那她举报洪非的概率近乎100%,因为这样她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全。

        找洪非询问,无论是开门见山还是旁敲侧击,这都证明虽然她知道洪非隐藏了一些事实,但至少她还是愿意相信洪非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实验室外的道路并不长,前面就是一个分叉口。

        一边是离开,一边是深入。

        赵海伦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直至最终站在丁字路口徘徊不前。

        片刻,她微微侧身,面对离开的方向。

        洪非顿时感觉有些可惜。

        他对赵海伦的感官一直不错。

        这个距离,不需要狙击,甚至都不需要任何枪械或别的武器,他的心灵之力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人拉回来。

        路口,赵海伦显然比洪非更加纠结。

        她昨晚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大半夜不睡觉却穿着奇装异服坐在椅子上,而且洪非手上捧着的刀,和电视上托尼手里的呈现出一模一样的金红色。

        就算是cosplay,昨晚刚出现的东西,为什么几个小时后洪非就有了呢?

        她笃定了洪非就是那个人,加上庄园里异于寻常的安保人员和措施,她比电视台更加确信洪非就是那个绑架了托尼的人。

        如此明确清晰的条件摆在面前,纵然“隐藏身份”这种魔法一样的能力也无法斩断别人的联想。

        对赵海伦来说,这就跟洪非当着镜头摘下头套露脸一样,想不知道都难。

        可是,真的要去举报他吗?

        赵海伦难以决定。

        蓦地,她眼神突然一定,深吸一口气后,身躯调转,大步迈向庄园主屋。

        一路上,碰到的巡逻人员都亲切地和她打着招呼,但她此时的笑容难免带着几分勉强。

        进了房间,看到塞缪尔,她努力挤出笑容:“塞缪尔先生,洪先生在吗?”

        塞缪尔头也不回地道:“老板在他的房间里。”

        “谢谢。”

        上楼后来到门口,她缓缓站立,接着伸手揉了揉脸颊,数次深呼吸后,敲响了房门。

        “请进。”

        听到洪非的声音,她心头倏地一跳,但此时已经来不及再多犹豫了。

        推门而入,只见洪非坐在阳台上,明媚的光芒照在他半边侧脸,另一面是深深的暗影。

        “赵博士,来,请坐。”

        坐到洪非面前,她努力地想要保持着以往的平静和淡然,可她不是演员,终究做不到那么圆满。

        洪非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赵海伦偶尔抬头,迎着洪非含有笑意的眼神,她总会心虚地低下头去。

        少顷,洪非转手从身后提起横刀轻轻放在桌上,锋锐的刀刃在天花板上映出一道明晃晃的光条。

        洪非:“想问就问,一看就知道你不擅长撒谎。”

        赵海伦抿了抿嘴,眼睛偷偷瞟向金红色的横刀,酝酿许久,才吞吞吐吐地道:“那个……昨晚,是你吗?”

        “没错,是我。”

        瞒不住就不瞒了,这不是选择题。

        可赵海伦却豁然抬头,面露惊讶。

        洪非笑吟吟地道:“怎么,不信?”

        赵海伦连连摇头。她不是不信,只是没想到洪非会承认得那么干脆,她甚至连反驳洪非否定的理由都在心里悄悄列好了。

        见她又不吭声,洪非屈指在刀刃上轻弹,顿时传出一道清脆悠长的声响。

        “昨晚的人是我,绑架他的人也是我,上次在纽约哈林区的也是我,上上次在郊外开炮的还是我。”

        洪非每说一句,赵海伦的震惊便更强一分。

        “其实,我是很想早点告诉你的,只不过有些事情确实不好解释,而且我个人认为这些事情最好不要跟你有任何牵扯,这样一来,未来即便我在公众视野中暴露,也不至于影响到你。退一步说,你做的事情确实跟这些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希望让那些琐碎的杂事打扰了你的科研进度。”

        赵海伦沉默良久,眼神仿佛钻进了桌面。

        洪非能感觉到此刻她的内心极其混乱,思绪如同一团乱麻。

        半晌,她头也不抬,只是皱着眉头小声道:“我,我想听听,你的解释。”

        洪非当即开口:“那就一件件来。”

        “绑架托尼,其实这个说法不够准确,在我动手之前,他已经被人以击杀为目的进行攻击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个号称他亲爱的叔叔的家伙,光头奥巴代亚就是幕后主使,这一点托尼也知道,只不过为了稳定局势,给他留个好名声才没有对外公布。”

        “金并,威尔逊·菲斯克的代号,他是毒枭的事实你知道了。”

        “哈林区,浩克和憎恶的战斗波及甚广,如果不制止,那会有更多的人收到伤害,虽然炮火杀伤范围很广,但无疑是有效的,浩克跑了,现在憎恶就在地下室关着。”

        赵海伦又是一惊。

        “再说说昨晚,托尼最近干了些什么,你关注过吗?”

        赵海伦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地去做那些让人感觉荒唐的事情?”

        赵海伦摇头。

        “因为他快死了。”

        “啊?”赵海伦惊讶地捂住了嘴。

        洪非笑着点了点自己的胸口:“他的微型反应堆是一个划时代的成果,但这并不是没有任何代价的,反应堆的核心是钯元素,反应过程中释放的毒素一直在侵害着他的身体,虽然他天天喝叶绿素汁,但只要反应堆还在,他体内的毒素水平就不会降低,相反每一次使用战甲,都会使毒素积累更多。照这样下去,哪怕他再也不穿上战甲出去活动,他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首次得知内幕的赵海伦愕然无比,“那你昨晚?”

        “我刚好知道应该怎么解决他的问题,所以昨晚去帮了他一把,只不过他显然还惦记着上次我绑架了他的事,非要先报仇再谈其他。”说到这儿,洪非指了指桌上的横刀:“这就是他给我准备的谢礼,要不然你觉得他自己会用刀吗?”

        我说的好有道理,我自己都感觉无法反驳了。

        而从赵海伦的表情分析,她已经信了九成。

        “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解释呢?我说的是那些媒体,他们都认为你是绑架犯,没有人知道是你救了托尼·斯塔克,昨晚你又救了他一次。还有,托尼·斯塔克为什么不澄清这些?”

        洪非洒脱地笑道:“无关紧要,反正他们不知道我是谁,就任他们说去吧。另外,你可以尝试关注一下接下来的钢铁侠,如果我说的是真的,那他战甲的胸口应该会从圆形变成三角形。”

        “为什么?”

        “因为新的反应堆是我亲手装到他胸口的。”

        “好!”赵海伦重重点头。

        想到自己来时的胡思乱想,赵海伦也不由地羞赧一笑,她望着洪非,克制着躲闪的欲望,真诚地道:“洪先生,相比钢铁侠,我认为你才是真正的超级英雄。”

        你好看,你说的都对。

        不过,我都没用技能,你的眼神怎么突然地就让我有点害怕。

        四目相对,赵海伦双眸春水荡漾,上身不断前倾,粉嫩的唇瓣不时轻颤。

        隔着桌子,洪非的脑袋似乎也被吸引了过去。

        唇部传来温润软糯的触感,鼻间嗅到带着淡淡香味的气息。

        紧跟着,洪非感觉到她气息陡然加重,自己的嘴唇和牙关很快被叩开,敌人竟直接开始放肆地搅弄风雨。

        哗啦一声,挡在中间的桌子被赵海伦推开,她保持亲吻姿态,弓腰起身迈出两步,直接跨坐到洪非身上,双臂也顺势紧紧环抱住洪非的脑袋。

        侵略如火。

        洪大师错失先手,岂能甘心认输?

        半晌,赵海伦伏在洪非胸口,急促喘息中的身躯偶尔无意识颤抖,她额头与鬓边发丝被汗水打湿后贴在面颊上,双眸眼神涣散,宛若失魂。

        洪大师:跟我斗,就这?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37xs.com